搜索
| |

登錄

沒有賬號?去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去登錄
置頂
砥礪前行 鑄就產業崛起之路
中國汽車報網 ·  陳萌 杜琳、韓冬攝影 ·  2019-09-24

  編前:70年風雨兼程,70年砥礪前行,中國汽車工業秉承強國初心而生,乘改革開放大勢而上,經歷滄桑巨變。9月19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和中國汽車報社共同組織了“崛起之路——汽車行業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座談會”,來自政府部門、行業組織、汽車企業的嘉賓共聚一堂,回憶崢嶸歲月,講述行業和企業在崛起之路上那些篳路藍縷、櫛風沐雨的故事,并寄望未來。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原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張書林:汽車產業是踐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典型

  70年來,中國汽車產業砥礪前行,發展過程中坎坷重重,在缺資金、缺技術、缺人才的條件下,能形成現在的規??烧f是奇跡,政策起到關鍵作用。中國汽車業從商用車起步,在第一個五年計劃里,建設第一汽車制造廠就是重點,第一輛下線的汽車就是商用車。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國家規劃和管理引導了汽車行業發展,打下了基礎。

  與商用車一直走自主發展道路不同,轎車走的是合資道路,后來在行業引起了很大爭議。不過從當時中國汽車工業的實情出發,轎車走合資道路是正確的,要肯定其作用:外方帶來了產品、生產技術、管理經驗和發展資金,由此我國形成高起點、專業化、大批量的生產概念;中方通過消化、吸收引進技術,逐漸掌握了轎車生產企業的核心內涵;快速形成產業和市場規模,推動轎車進入家庭;培養大量行業人才并吸引國外人才回流,為自主品牌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不過合資也是一把雙刃劍,在某種程度上,它延緩了汽車企業尤其是合資企業中方發展自主品牌的步伐。從2000年前后吉利等企業拿到轎車生產資質算起,我國自主品牌轎車也就發展了20年。如今自主品牌已經走出國門,并開始戰略轉型,新能源汽車行業具備了全面對外開放的條件。

  總體看來,我國汽車產業發展道路在全球獨樹一幟,是具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明顯特點的代表性產業。

  ?國家發改委產業發展司處長吳衛:政策變遷與產業發展息息相關

  從我國產業發展政策上看,大到國務院規劃、政策和法規,小到各政府部門在投資、環保、金融、科技、質量、能源、交通等方面的政策,都對汽車產業發展影響頗深。我認為可以從6個維度回顧并展望產業政策。

  一是時間維度。從1953年一汽奠基興建算起,我國汽車工業已發展了66年。第一階段是從無到有、自力更生;第二階段是從改革開放開始,通過引進、提升、擴展,實現從小到大;當前正進入由大到強的第三階段,目標是不斷提升國際競爭力。期間,產業政策始終與時俱進,順應國情和產業發展需要。二是改革維度。政策的核心是處理政府和市場關系,最初是全部由政府計劃,起到保護產業平穩進步的作用;之后政策開始下放自主權、向市場靠攏,體現競爭性和功能性,著眼于公共利益和產業體系的優化;當前主要采用法治化、市場化方式管理,通過“放管服”發揮市場作用,支持企業科技創新。三是開放維度。政策變遷推動了產業從閉門造車到引進消化,再到加入WTO后擴大開放,直到當前全面開放的演變。四是政策功能維度。1994年《汽車工業產業政策》屬于選擇性、保護性政策;2004年以《汽車產業發展政策》為標志,政策開始向競爭性、功能性轉變;今后要突出戰略性和引導性,順應產業新產品、使用方式、能源變化等趨勢,制定前瞻性政策。五是技術維度。我國汽車產業起步期在技術水平上明顯落后,經過自主車企初期摸索建設,以及后期通過合資掌握現代化管理體系,現在已逐步具備自主研發能力,今后政策還要繼續支持創新體系和平臺建設及合作。六是價值維度。汽車業已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政策將著眼于促進消費、培育新消費點,以及鼓勵新形態的探索和擴展,激發行業新的活力和創造力。

  當然,產業政策還存在協同性和效率不足、銜接配合不暢等問題,需要在鼓勵產業融合、開放方面有更深刻認識,關注領軍企業的擔當。同時要防范汽車產能利用率下降、某些領域盲目投資的風險。未來,政策將重視配套產業環境的改善及稅收改革,完善淘汰退出機制,推動產業結構調整。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付炳鋒:汽車強國夢并不遙遠

  伴隨著新中國的建設,汽車工業發展經歷了前30年的計劃經濟時代,和改革開放40年市場化培育階段,今天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非常不簡單,這讓我們對未來充滿希望,中國汽車強國之路不會太遙遠。如果按照跑步進入汽車社會的發展節奏,我們的汽車強國夢會更快實現。按照“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再過30年,汽車工業一定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重要組成和支撐。一批中國品牌將成為世界知名品牌。

  如今,中國汽車企業和世界一流品牌企業的差距在不斷縮小。在傳統造車領域,產品質量、技術水平的差距在縮小,只是品牌上還需要積淀;在電動化、智能化方面,我國取得先發優勢,企業廣泛采取開放融合的態度。在持續的政策支持和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下,相信我們的汽車強國夢會更早實現。

  ?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孫志洋:發揚紅旗精神 不負國人期待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汽車產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現階段除了追求速度之外更要注重質量。

  紅旗轎車是中國第一輛高級轎車,發展過程既有經驗也有教訓。第一階段是自主創牌,走的是自力更生的道路。從1959年國慶閱兵亮相時就在國民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此后紅旗長期作為外事接待用車,1966年后副國級以上領導開始使用,1972年為毛主席定制防彈車用于閱兵及國事活動,由此確立了國車地位。那時紅旗產量少,讓人感覺神秘,是特定年代的一種情懷。第二階段是長期的徘徊和困惑期,1981~1996年紅旗轎車因油耗較高停產,但期間也先后與多個外國品牌合作研發新車,但這種方式與紅旗品牌形象不符,之后終于明確自主發展、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路線,逐漸實現批量化、現代化生產。2010年開始,紅旗品牌走上復興之路,面向公務、民用市場,期盼更多中國人坐上紅旗車,調整產品線。2018年1月8日,發布新紅旗品牌戰略,系統地闡述了紅旗的發展規劃,以“中國式新高尚精致主義”為品牌理念,追求高質量發展。在管理運營方面,紅旗品牌由一汽集團直接負責,提升了效率。自主品牌發展的根本在于研發,所以紅旗建立了造型中心、智能中心,讓產品年輕化,走市場化、多元化道路,傳統汽車和新能源汽車兩手抓。同時,強化對“卡脖子”技術的攻關,爭取2022年后和國外品牌同臺競技。

  “紅旗”是自強自立的精神,是民族奮斗的旗幟,希望未來把紅旗做好,不負國人期待。

  ?一汽解放董事長、黨委書記胡漢杰:掌握技術才有更大話語權

  在新中國從貧窮落后到繁榮富強的崛起歷程中,汽車工業做出了重大貢獻;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崛起道路上,汽車工業也承擔著振興中國工業的責任。

  一汽是中國汽車工業的“搖籃”,解放是一汽的根。1956年,第一輛汽車解放CA10下線,結束了新中國不能生產汽車的歷史;2018年11月30日,第700萬輛解放卡車下線。從1956年到2019年,解放商用車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展示了中國商用車成長和崛起之路。

  70年里,中國商用車取得了長足發展和巨大成就,培育了強大的制造能力,建立了全面的零部件配套體系和營銷服務體系,出現了一批優秀的品牌,產品實現了“走出去”。國家層面的推動是商用車發展壯大的條件,滿足用戶需求是商用車企業聚焦的重點,保持技術領先是商用車行業錘煉內功的根本。中國汽車品牌必須掌握核心技術,通過技術創新提高企業的競爭水平和盈利能力,從而提高話語權。

  展望未來,中國將長期保持全球第一大商用車市場地位,自主品牌商用車將長期占據市場主導地位,在“新四化”道路上走在世界商用車前列,產業政策的調整將持續推動我國商用車行業發展。未來,一汽解放要向“智慧交通運輸解決方案提供者”轉型。70年來,我們見證了中國汽車工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轉變,今天更應該不忘初心,干好自主商用車;牢記使命,為實現汽車強國夢努力。

  ?長安汽車執行副總裁譚本宏:核心技術和研發能力是競爭力最大源泉

  回顧歷史,長安汽車起初為軍工企業,在1958年曾生產過吉普車,后來又重新回歸軍品。1984年與日本鈴木開展技術合作,進入微車領域,生產交叉型乘用車,進入民用車市場。2006年自主研發生產了第一款微型乘用車奔奔。如今,長安自主品牌汽車累計用戶已達到1700萬,形成了一定規模;產品平均價格為11萬元。

  一直以來,長安汽車堅持核心技術自主研發,這是長安2003年開始自主造車時就確立的。2008年,長安在意大利都靈建立第一個海外研發中心,主要進行造型設計。后來,又相繼在英國諾丁漢、日本橫濱、美國底特律等地建立研發中心。這些海外研發中心都是長安汽車的全資子公司,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擁有自己的技術。核心技術和研發能力是企業核心競爭力的最大源泉。通過多輪研發,長安沉淀了技術規范,通過三代產品的發展,企業基本具備了產品和技術的正向研發能力。

  在產業發展新時代,智能化、5G技術撲面而來,長安汽車必須擁抱這樣的力量才有可能迸發更大的活力,只有加大跨領域合作、更加開放融合才能保持企業競爭力。因此長安汽車近兩年與華為、騰訊等企業合作,共建汽車互聯網生態,為下一階段發展夯實基礎。

  ?吉利控股集團資深副總裁張愛群:秉持開放心態 讓中國車走遍全世界

  吉利的造車之路并不平坦,1997年進入汽車業,從初期的一窮二白和懵懂無知,到第一次轉型時期的壯士斷腕和撥云見日,再到國際并購后的資源整合和理念突破,創新創業過程波瀾起伏,但一直沒有放棄心中的夢想——讓中國的汽車走遍全世界。2018年,吉利控股集團實現銷售214萬輛,營業收入3285億元,連續8年進入世界500強。

  對于吉利來說,首先要自己做強,這得益于堅定的轉型升級。創業之初,吉利以低價戰略切入市場,沖破合資轎車價格壟斷和市場壟斷;2004年實施質量戰略,實現工藝和內在質量上的重大突破;2007年向“技術先進、品質可靠、服務滿意、全面領先”戰略轉型,提出“造最安全、最環保、最節能的好車”,通過收購沃爾沃做到“總體跟隨、局部超越、重點突破”;2014年進行品牌轉型,提出“造每個人的精品車”。

  二是堅定持續的創新引領。吉利高度重視研發投入,已在平臺化、發動機和變速器技術、智能化方面取得突破。同時開展全球化開放與合作創新,先后收購了英國錳銅、沃爾沃轎車、寶騰、路特斯,入股戴姆勒,實現了快速發展。收購沃爾沃,吉利既學到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帶動自主品牌的發展,也推動中國汽車品牌向國外輸出技術、產品、人才。在海外并購方面,吉利秉承“尊重、適應、包容、融合”的理念,實行全球型企業本土化管理。

  吉利感恩黨和國家改革開放的政策,趕上了中國汽車工業快速發展的大潮流,未來將堅定整合全球資源的戰略,特別是在“新四化”下,更要秉持開放合作的心態,為中國汽車工業由大到強做出貢獻。

  ?東風商用車技術中心黨委書記張華:堅持自主品牌和技術先導

  從1969年9月28日二汽(東風汽車前身)開始大規模施工建設算起,東風汽車走過了整整50年,即將迎來1800萬輛東風品牌車和第600萬輛東風商用車下線。

  東風最早是軍工企業,1975年生產第一款產品2.5噸越野卡車EQ240,裝備軍隊反響很好。后來“軍轉民”,自主研發出第一款商用車EQ140,曾一度風靡全國,市場占有率超過60%,這是東風商用車發展的第一階段,那時整車及零部件是完全自主開發制造的。第二階段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進行技術引進,包括日產駕駛室、變速器等;和美國康明斯合資,在此基礎上打造了東風第二代產品EQ153八噸平頭柴油車,開辟了中國柴油商用車先河。第三階段是國際合作合資,導入日產的管理模式,打造流程和標準。以歐洲現代重卡為標準開發天龍重卡,投放市場十年暢銷不衰,成為重卡行業新標桿。與沃爾沃合資后,引進部分商品技術和管理技術應用到新一代天龍、天錦中,商品的特性及可靠性又上一個臺階。

  東風一直堅持發展自主品牌,堅持技術先導,堅持改進一代、開發一代、預研一代的研發體系,注重掌握自主核心技術,引進技術也是引進消化、本土化自主制造,而不是簡單的拿來主義。

  ?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兼汽車工程研究院院長廉玉波:廣泛合作 將電動化進行到底

  比亞迪從2004年開始造車,最開始生產的是燃油車。由于比亞迪最早是做電池的,所以很早開始研發新能源汽車,2008年推出首款量產雙模電動汽車F3 DM。經過近10年的發展,今年基本能夠實現新能源汽車20萬輛的銷售目標。

  應該說,比亞迪趕上了汽車業高速發展和國家政策有力支持的好時期。自2009年以來,為促進新能源汽車發展,國家在科技創新、投資管理、財政補貼、稅收優惠、智能化發展、金融保險等13個方面出臺了相關政策,全方位支持,大大促進了產業發展。當前我國新能源汽車技術基本與國外企業齊頭并進,局部領域處于世界領先。

  從比亞迪自身發展來看,最初造新能源汽車時就確定要攻克基礎核心技術,產品要安全可靠。產品安全性非常重要,否則會動搖社會對新能源汽車的信心,影響產業持續發展。只有掌握核心技術才能不受制于人,目前比亞迪新能源汽車研發團隊有5000人左右。

  此外,比亞迪也在加強與國內外企業的合作。既與東風、一汽、長安、長城、北汽等國內車企展開廣泛合作,也和奔馳、豐田等外國公司成立合資企業,這也顯示出合作伙伴對比亞迪的認可。近些年,比亞迪電動汽車尤其是電動大巴的出口形勢和海外發展也很好。

  未來,汽車行業的競爭是上半場電動化,下半場智能化,比亞迪將把電動化進行到底,和其他汽車企業一起,共同努力把新能源汽車市場這個蛋糕做大。(杜琳、韓冬攝影)

  編輯:李卿

京ICP備13016938號-1.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京)字17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
卖房子比上市公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