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錄

沒有賬號?去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去登錄
置頂
口述車史||邱文超:1984年北戴河會議是一汽轉折點
中國汽車報網 ·   ·  2019-07-23

  

  邱文超,曾任一汽黨委辦公室主任,一汽接待處處長,一汽集團公司辦公室主任。

  1944年,邱文超出生在黑龍江省慶安縣,4歲隨父親到長春,從四歲半開始上私立小學,1962年高中畢業。當時正值蔣介石反攻大陸,他同幾位班委一起,立志報國,投筆從戎。在部隊歷練7年后,于1969年被分配到一汽動力分廠。

  1973年12月,邱文超調任一汽政治部辦公室。1976年后,他先后在一汽黨委辦公室任秘書科長、書記秘書兼黨委常委秘書。

  自1978年起,邱在徐元存書記身邊工作近8年,當專職秘書4年。徐元存從1982年1月起擔任一汽黨委書記,是一汽實行“黨委領導下的廠長負責制”的最后一任黨委書記,當時一汽廠長是黃兆鑾。以兩人為領導的這屆一汽班子的最大貢獻,就是在關乎一汽生死存亡之時,促成了1984年北戴河會議的召開。

  一個基層企業的自主權問題為何要拿到國務院總理主持的會議上討論?這次會議對擴大企業自主權和擺脫上級行政機關對企業的控制方面有何重大突破?

  2018年6月29日,邱文超在位于長春的一汽咨詢委辦公室接受了訪談。

  一方要集權,一方要放權

  1984年8月11日召開的北戴河會議,對一汽的改革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這是以徐元存那一屆班子對一汽做出的最重要貢獻,也是徐元存同志政治敏銳、思想豁達、勇于探索、拼爭前行精神風貌的集中體現。

  先來看當時全國經濟體制進程,這是北戴河會議的大背景。

  1978年12月22日,十一屆三中全會閉幕,提出要把全黨工作的著重點和全國人民的注意力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

  1979年7月13日,國務院發出《關于國營工業企業經營管理自主權的若干規定》、《關于國營工業企業實行利潤留成的規定》等5項改革管理體制文件,將擴大企業自主權作為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要內容。

  1979年9月28日,十一屆四中全會閉幕,會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農村改革由此鋪開。

  1980年2月29日,胡耀邦在十一屆五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共中央總書記。

  1981年12月26日,國務院頒發《關于國營工交企業實行利潤留成和盈虧包干辦法的若干規定》,開始試行利潤包干試點。

  1982年9月1日,黨的十二大召開,胡耀邦作了《全面開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局面》的報告。

  同年11月30日,中央在五屆人大五次會議上提出,積極穩妥地加快經濟體制改革的進程。此后,經濟體制改革在全國展開,重點由農村逐步轉向城市。

  1983年4月,中央決定對海南島實行經濟特區,放寬政策,給以較多的自主權。之后設立深圳、珠海、廈門、汕頭四個特區。第二年4月,進一步開放天津、上海、大連、廣州等14個沿海港口城市為經濟特區,改革開放步伐逐步加大。

  1983年4月24日,國務院批準《關于國營企業利改稅試行辦法》。

  1983年6月6日召開六屆人大一次會議提出,要改革計劃體制:以城市為中心,打破地區間、部門間、城鄉間的分割,按照專業化協作和提高經濟效益的原則組織好生產和流通;改革財政體制和工資制度、勞動制度。

  報告指出,城市改革比農村改革復雜得多;把改革單純看成權力和利益的分散,這種觀點是不正確的,有害的;對企業適當放寬是完全必要的。

  1984年5月4日,中央領導在聽取擴大企業自主權的匯報時,提出五條意見:  一是,趕快出臺擴大企業自主權的文件,要簡單明了。

  二是,要給企業一點實惠的拿到手的權力。

  三是,加快企業改革步伐,不能因為企業外部條件不解決而影響企業內部的改革。

  四是,實行廠長負責制,要明確黨委的作用,要體現工人的主人翁地位。

  五是,權放一格,就是層層把權力移一格??偟囊馑际前岩恍┡鷾蕶?,原來屬于國家計委的,可以放一些給省、市、部里;原來屬于省、市和各部的,可以下放給局一級;原來屬于局的,可以放給公司;原來屬于公司的,可以放給企業。

  1984年5月10日,《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擴大國營工業企業自主權的暫行規定》出臺。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國家對經濟體制改革的思路是明確的,一貫的,逐步加深的,對給企業松綁、放權、減負、讓利政策也是漸進的,果斷的。這就為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進一步搞活企業,加速企業改革和發展提供了良機。

  再來看看當時一汽的情況。

  1982年1月8日,一機部轉發中組部通知,徐元存任一汽黨委書記,李剛任廠長。3月29日,李剛奉調進京,黃兆鑾代理廠長。

 ?。?982年)5月7日,中國汽車工業公司成立,饒斌任董事長,李剛任總經理。同年7月5日,中組部通知,黃兆鑾任一汽廠長。

 ?。?982年)12月20日,解放汽車工業聯營公司成立,徐元存兼黨組書記,黃兆鑾兼董事長,謝云任經理。新一屆班子組成,給一汽帶來新希望。

  但從當時情況看,一汽形勢并不樂觀。

  1979年,二汽EQ140五噸載重車投產,到1980年產量已達29490輛,對生產了近30年的老解放CA10四噸載重車構成巨大威脅。

  1980年,國家實行節油封車政策,解放牌市場進一步萎縮。當年計劃生產6萬輛,國家分配只有1.6萬輛,大部分要自找門路。產品嚴重滯銷,資金大量積壓,汽車發送站被形容為一片“藍色的海洋”。

  盡管1982年1月4日解放CA10C轉產成功,1983年1月3日CA15型五噸載重汽車投產,5月19日國家將一汽換型改造列為“六五”期間70個重點建設改造項目之一,但由于一汽既要保持正常生產經營,又要全力抓好換型改造,兩面出擊,腹背受壓,可以說舉步維艱。

  同時,一汽還存在很多自身難以解決的困難。比如設備大幅漲價,不能及時交貨;土建材料價格高,而且嚴重短缺;資金嚴重不足,缺口在1億元以上;職工工資收入很低,每月僅幾十元;技術干部和一線工人為換型加班,企業無力支付加班工資……。

  如果不加速企業改革,不向上爭取更多政策支持,不僅生產難以維持,產品換型、工廠改造計劃也將無法實現??梢哉f,一汽面臨生死存亡的考驗。

  這時上級主管部門如果認真落實政策,對企業松綁放權,或許會加速企業改革,給企業帶來生機與活力。但現實卻不是這樣,或許因為所處位置不同,企業盼望的改革政策不僅沒有拿到手,中汽公司又先后上報兩份文件,一再強調要把中汽公司真正辦成經濟實體。

  這不僅與中央精神背道而馳,也使急迫得到放權讓利政策的各企業愿望落空。一時間陰云密布,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一汽、二汽等企業紛紛上書,與中汽公司在擴大企業自主權方面的分歧越來越大。

  一場爭取與維護自主權的斗爭由此展開。

  當頭一棒

  一汽與中汽公司的關系一直都很融洽。

  兩者是上下級、領導與被領導、支持與被支持關系。一汽對老領導饒斌、劉守華、李剛、陳祖濤等十分敬重,對中汽公司的決策和指示遵照執行,認真落實,重大事項也會首先向中汽公司請示匯報。中汽公司對一汽也非常重視。

  分歧主要來自對企業改革的理解,對放權搞活的認識。企業在多次爭取無果的情況下,才開始借助其他力量,通過其他方式反映訴求,爭取自身權益。

  這其中絕無個人企圖,也絕不是個人之間的名利之爭、地位之爭、利益之爭,而是為一汽發展之爭,為10萬職工生存之爭,為一汽前途命運之爭。

  回過頭來看,如果當時的一汽領導班子不那么做,他們就是失職。如果沒有這場斗爭,恐怕就不會有一汽的100萬輛、200萬輛,也不會有一汽今天的成就。

  為扭轉被動局面,一汽領導班子圍繞生產和換型兩條線作戰。

  1982年1月,一汽成立產品換型指揮部,黃兆鑾任總指揮,胡傳聿任副總指揮,對產品換型和工廠改造實行集中統一領導(1983年2月,李治國擔任總指揮)。

 ?。?982年)11月,一汽黨委派葛葆璇、尹士君、胡壬蓀、余林生等去北京爭取利潤遞增包干試點,并上報《關于要求實行利潤遞增包干的報告》。

  同年12月,徐元存到北京參加全國健全企業領導制度經驗交流會,在會上介紹一汽經驗。期間,他會同葛葆璇、尹士君等到機械部找何光遠和祁田,談包干問題,爭取部里支持。同時去計委、財政部匯報。

  1983年1月20日,國家經委、財政部發文,同意一汽實行利潤遞增包干。3月,一汽轉發此通知,布置健全與完善廠內經濟責任制,實行七種不同形式的包保責任。

 ?。?983年)10月,徐元存參加中汽公司黨組擴大會,再次就換型改造、利潤遞增包干延長至1990年,以及一汽七五規劃等情況向饒斌、李剛等領導匯報,爭取支持。

  從這些情況可以看出,一汽班子為擺脫困境所做出的種種努力。

  1984年,國家改革步伐明顯加快,為企業松綁放權的政策更加明朗。

  中央領導視察二汽后,同意了他們的一些擴權要求。徐元存坐不住了,經與黃兆鑾、謝云商量,經黨委常委集體討論決定,以他為主加強對外攻關和對上爭取,黃和謝在家抓好生產、換型和聯營工作。

  這一年里,徐元存先后10次進京,就七五投資要求和意見、利潤遞增包干延長到1990年、工資總額和工資改革設想、換型改造進展與難點等問題,分別向國家計委、國家經委、財政部、勞動人事部、機械部、中汽公司等部委匯報。

  他多次去看望段君毅、周子健、祁田等老領導,順便匯報工廠情況。還隨吉林省委第一書記強曉初、省長趙修到國務院向姚依林、田紀云等國家領導匯報。

  這一年里,徐元存在北京工作時間超過100天。我記得有一次,他在京14天,開會兩天,連續匯報11場。同時,黃兆鑾、韓玉麟、葛葆璇、尹士君及榮惠康還分頭向各部委匯報。

  徐元存要求,只要是與一汽有關的部門,只要是管一汽的領導,要挨門拜訪匯報、直接請示,匯報后立即整理記錄,回去馬上起草方案,然后向主管部門上報,并抄報相關部門備案,不要拖。

  這種遍訪式的拜訪和見縫插針式的匯報,在主管機關中掀起關心一汽的小高潮。

  1984年5月8日,胡啟立(中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楊德中(中央辦公廳第一副主任)視察一汽。徐元存在匯報和介紹中,又不失時機地就利潤遞增包干延長問題、CA141換型和上輕型車等做了匯報。胡啟立答應與有關領導研究擴大企業自主權問題。

 ?。?984年)5月15日,胡耀邦總書記、楊尚昆(中央軍委副主席)視察一汽,胡啟立、楊德中和吉林省委領導陪同。徐元存邊介紹邊匯報,胡耀邦同志對延長利潤遞增包干、引進國外技術和專家、載重車可以干大噸位、要給工廠更多自主權等問題表示贊同。

  胡啟立還專門把徐元存拉到一旁說:中高級轎車要快上,盡快把適合國情的小轎車搞出來。你們要廣開財路,大膽改革,把企業搞活。

  此期間,一汽還接連上報《關于七五期間技術改造投資問題的報告》、《關于七五期間繼續實行利潤遞增包干的請示報告》等文件,很快獲得批復。

  就在一汽為爭取自主權步步推進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1984年4月16日,中汽公司做出《關于開創汽車工業新局面若干問題的決定》,提出要以改革精神搞好管理體制改革試點工作,把中汽公司真正辦成經濟實體;中汽公司作為一個經濟實體,必須具有一定的集中權力和職責。

  1984年7月2日,中汽公司以黨組名義,由饒斌、李剛署名,向胡耀邦呈報《關于汽車工業大發展和改革工作的報告》,提出改革現行管理辦法,把公司作為一級計劃單位,辦成在計劃、財務、物資、內外貿、勞動人事等方面擁有必要自主權的全國性經濟實體公司。各項國家計劃由公司一個口直接安排所屬企業,財務計劃由公司一個口對財政部,對國家承包經濟責任。

  這對一汽、二汽無疑是當頭一棒。

  中汽公司的兩份文件

  徐元存看到文件后心急如焚,逐段做出批語。

  在“當時擺在汽車工業面前的首要任務,就是集中力量改變落后狀態”一段后寫道:全國集中力量搞重點骨干項目,汽車行業也集中力量,實際是分散現有骨干企業力量?,F在骨干企業也落后,再搞六十年代(1960年代)那種包建,無非使它和其他廠一樣繼續落后。

  在“結束單純用行政管理辦法管理企業”一段后寫道:這個歷史并未結束,公司本身仍然用的是行政方法。這個文件本身主導思想也還是行政手(段),否則企業之間就應該是互惠的。

  在“必須明確全行業戰略重點”一段后寫道:戰略重點不只應該考慮全行業,還應考慮全國四化需要,不能自己想重點搞什么就說它是戰略重點,國家的戰略重點是明確的。至于行業內部在一定時期內有所側重那是應該的,但不應分什么戰略重點、冷點,這樣強調一部分、貶低一部分不一定對行業有利。

  在“要參照二十年前一汽和其他廠包建二汽的辦法組織一汽、二汽對輕型、重型汽車發展從技術力量、工藝裝備方面給予全面的成套的技術支援,同時,還要支持零部件聯營公司”一段后寫道:六十年代(1960年代)辦法不一定適合八十年代(1980年代),那時企業經營好壞同它的經濟利益是不掛勾的?,F在再那樣無償要一個企業犧牲自己企業的職工利益,是不符(合)現在的政策的。

  在“一汽、二汽的戰略性貢獻”一段后寫道:一(汽)、二汽四條貢獻是客觀存在的,但在強調它貢獻的時候,也不能忽略對它的支持。

  在“不能只強調工廠的主動性和自主權,而影響中汽公司具有必要的集中權力”一段后寫道:實質仍是強調集中……

  徐元存介紹,這些批語內容都是在中汽公司黨組會上討論發言時說的,與二汽等企業的觀點一致。

  由此可以看出,在放權搞活問題上,中汽公司與基層企業之間的分歧有多大,認識多么不一致。

  對于第二份文件,可以看看國家領導人的批示。

  1984年7月6日,時任總理做出批示:汽車工業要大發展,是必然趨勢,也可能成為今后經濟增長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外國都經過這一階段)。問題是如何因勢利導,避免大的盲目性。另外,體制(組織結構)如何搞,也是一個大問題。建議計委牽頭(體改委參加)議幾次,國務院或財經領導小組再最后議定!

  對于報告中提到的汽車工業大發展應徹底改革“小而全”小生產格局,總理批示道:要避免重新出現小而全,紛紛辦汽車廠的情況出現,就必須考慮如何解決產需矛盾。因此,一要支持專業化,大批量,質高價優的汽車產量盡快多搞一些;二要有計劃的進口散件到國內組裝(最好在大廠組裝),也是一個過渡的辦法。

  針對這兩份文件提出的觀點,徐元存以信函方式向上報告,反映企業訴求。

  1984年5月15日,他與黃兆鑾聯名寫信給胡啟立;5月27日,與韓玉麟聯名寫信給周子健、宋平。此外,他還請吉林省委、省政府領導向國務院打報告,省委第一書記強曉初于1984年6月7日給田紀云、宋平寫信。

  1984年7月21日,徐元存、黃兆鑾、謝云、韓玉麟四位一汽主要領導,聯名給中央領導寫信,提出領導體制要改革,政策要適應大發展的要求?!捌嚬I要大發展,不能搞‘殺富濟貧’的政策,而應該通過專業化協作,以大型骨干企業的發展,帶動中、小企業的發展,取得互相促進的效果?!?/p>

  “在領導體制上,我們認為目前要把中汽公司辦成全國性的經濟實體是不適宜的。因為,實行這種體制,難免不在企業擴權上起到中間截留的作用,以致在公司內部產生新的大鍋飯,影響企業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p>

  這封信很快送到領導手中,引起中央領導高度重視。

  1984年7月27日,總理召集經委呂東、計委黃毅誠、機械部周建南、經貿部王品清、中汽公司饒斌、李剛等,就汽車工業大發展等問題進行討論,并做出重要指示。

  總理說:中汽公司的《報告》我看了。有兩點特別值得注意:一是總公司無論如何不要形成壟斷;二是不要影響企業應有的自主權。

  “現在沒有參加總公司的企業都有了自主權,如果參加總公司的企業反而沒有自主權,那就不好了?!?/p>

  總公司應當為企業服務,幫助企業解決他們不能解決的問題,使企業感到方便,不能讓企業認為你們是個繩索。

  “是否可以建立汽車行業協會?!?/p>

  “中汽公司不要把自己作為一個行政管理部門,而要辦成一個企業。過去我們一講經濟實體,就是人、財、物、產、供、銷高度集中。一般地說,全國性的聯合不能這樣搞,這樣搞必然是官僚主義,這已經是外國失敗了的經驗?!?/p>

  “總公司對一汽、二汽這樣的大企業,應當給他們以很大的決策權?!?/p>

  1984年8月6日,我在北京與國務院秘書局李秘書通話時被告知,總理看到了一汽的信,要聽一汽的想法,準備8月11日在北戴河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由你們先匯報,再討論,準備一下。

  8月7日,徐元存接到李剛打來的電話,8月11日上午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在北戴河召開會議,專門討論一汽報告,讓一汽去4人,其中兩位領導,匯報材料復印30份。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放權還是集權的爭論即將明朗。

  北戴河會議

  1984年8月11日上午9時,總理在北戴河組織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擴大會議,專題聽取一汽關于學習趙總理對中汽公司《關于汽車工業大發展和改革工作的報告》的批示情況,以及一汽如何適應汽車工業大發展設想的匯報。會議一直開到中午12時10分。

  出席會議的中央領導還有萬里、姚依林、胡啟立、張勁夫、杜星垣、郝建秀、李鵬、田紀云、陳慕華、王丙乾、宋平、王任重。

  列席會議的有計委副主任甘子玉、經委副主任趙維臣、機械部部長周建南,中汽公司董事長饒斌、總經理李剛,國務院副秘書長李灝、吳慶彤,中財委副秘書長馬祖恒。

  一汽參加會議的有徐元存、黃兆鑾、榮惠康(一汽規劃處處長)和以秘書身份參加的我。

  一個企業的問題,拿到國務院總理主持的會議上進行專題討論,又是趁中央領導暑期休假期間,而且是在家的所有副總理、國務委員全部參加,這在歷史上恐怕絕無僅有。

  中央財政經濟領導小組,是在國務院之下設立的作為研究制定經濟工作的方針政策和決定財政經濟工作中大事的決策機關。1979年3月14日,由李先念、陳云向中央建議成立,當時叫財政經濟委員會。1980年3月1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決定,撤銷國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成立中央財政經濟領導小組,時任總理任組長。

  這次會議由總理主持。他開場就講:“原來我準備到一汽去,因為有個外事活動,沒有去成。在北京時我找饒斌他們談過一次,以后又看到了一汽、二汽的報告,感到有些問題沒談清楚,所以今天請你們來一下?!?/p>

  “今天談的可能要涉及中汽公司的體制問題,因為我看到一汽、二汽的報告中都提到了這個問題。我們的原則是沒有框框,一切為了發展生產,凡是有利于生產發展,有利于技術進步的,我們都支持,與這個原則不符的都要改進?!?/p>

  “這里也說一下,最近國務院議了幾次,七五要把基建投資用于老企業改造。今后,我們要把投資和技術改造的重點放到改造老企業上去?!?/p>

  一汽帶來一個匯報提綱和10個附件,分送給每位領導一套。會上先由黃兆鑾做主匯報,徐元存補充,國務院領導不時提問插話。

  當匯報到“汽車工業布局”時,總理說:“現在要考慮,什么樣的聯合適合我國國情。一個大企業,把周圍的中、小企業組織到專業化協作中去所以成功,就因為比較適合中國國情。中國這么大,要搞全國性聯合是難以行得通的,是要失敗的,而且弊端很多。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全國性的大公司只能是個聯合服務公司,不可能成為一個實體?!?/p>

  當匯報到“我們認為把中汽公司辦成全國性的經濟實體是不適宜的”時,總理說:“中汽公司辦實體,現在一汽不贊成,二汽也不贊成。我是同意他們意見的,贊成中汽公司要搞得虛一些。實體是一汽、二汽,我明確的意見就是這個。你們(指饒斌、李剛)要改,不改對你們不利?!?/p>

  “這可能對你們是個沖擊。你們可以搞中國汽車聯合服務公司,加上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一汽、二汽基本在國家領導下獨立發展,可以在國家經委立個戶頭。我意見給他進出口權、外貿權、產品權、銷售權,讓一汽、二汽放手發展?!?/p>

  “我是那么考慮的,一汽、二汽獨立了,濟南、四川、南京的汽車廠是否也獨立?下放給地方嘛,行不行?“

  “你搞虛一點不行嗎?何必搞那么實?是否以下面為主要實體,你中汽公司就是個聯合體,你可以根據不同企業劃分不同的權。一汽、二汽就這么定了,你們要能這樣,就可以把行業的規劃問題放到你那里,原來我是不贊成放你們那里的?!?/p>

  “還要抽頭嗎?你不是實體了,一汽、二汽的折舊不能給你了,不要再要了。一汽的歸一汽,二汽的歸二汽了。如果要,最多抽1%,養你那些人?!?/p>

  饒斌插話說:“我們想,一汽、二汽算長大了,飛了,飛吧!是否再把濟汽、南汽扶植起來,讓他們也飛吧!“

  總理說:“你對一汽、二汽也要扶植。你不要向老人家那樣,老大老二長大了,就分家不管了。我們的想法你們想通了,具體就好辦了。如果思想不通,下一步下邊難辦的就多了,他們還要告狀,我們又不支持你們,你也不好辦。關鍵是把思想弄通,不光是你們,包括公司那些人?!?/p>

  對這個方案,萬里、姚依林、胡啟立、李鵬、田紀云等領導均先后表示贊成。

  會議結束后第5天,1984年8月16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以“絕密”字樣標注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紀要》(第十三期)。紀要指出:會議原則同意一汽關于開展競爭、搞活企業的設想和進一步擴大自主權的要求。明確給予一汽工廠發展、資金籌措、產品銷售、技術引進和貿易等自主權。

  一場關于企業生存發展的爭論,經過一番風風雨雨,終于有了結果。一汽獲得企業發展所必需的自主權。

  工作仍未結束

  但是工作遠沒有結束。要想把國家領導的允諾,變成真正能“拿到手”的權力,還要進行一番艱苦努力。

  徐元存深知這一點。會議結束當晚,他就對隨行人員強調兩點:一是,北戴河會議之后不能松勁,要立即行動,分門別類地制定方案,寫出報告送上,趁熱打鐵。二是,要從上邊入手,直送主要領導,只要上面有批示,下面是會照辦的。

  1984年8月12日,徐元存、黃兆鑾回到一汽,立即召開黨委常委會、黨委擴大會、職工代表大會,向廣大干部、工程技術人員和職工進行傳達、學習、討論、貫徹,并組織力量,分頭制定方案,起草文件。

  8月21日,一汽上報《關于申請外貿權并成立解放汽車進出口公司的報告》。

  8月22日,以一汽的全國和省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孫順理、馮輔晉、史汝楫、袁襄禮為首的13位副總工程師和技術專家,聯名上書,表達對北戴河會議精神熱烈擁護、堅決執行,盡已所能、做出貢獻的決心。

  8月31日,以(84)一汽調字443號文,向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和總理上報《關于落實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擴大)會議精神的情況報告》。

  9月3日,向吉林省人民政府上報《關于請省政府為一汽申請擴大外貿權并成立解放汽車進出口公司的報告》。省政府隨即以吉政發[1984]131號文向外經貿部發文。

  8月~9月間,耿昭杰組織力量編寫一汽七五形成20萬輛生產能力,七五技術改造總體方案和2000年目標設想等方案。

  這期間的大部分文字材料,包括北戴河會議的匯報提綱和附件等,都是以耿昭杰為主組織起草,經黨委常委集體討論,由徐(元存)和黃(兆鑾)拍板敲定。

  10月2日,上報《關于一汽自籌資金進行工廠改造,爭取在“七五”期間形成20萬輛生產能力的報告》。

  10月6日,黃兆鑾、韓玉麟、葛葆璇帶著連夜趕印的《一汽七五期間技術改造總體方案和2000年目標設想》文件,到北京匯報,派人分送中央、國務院和有關部委領導。

  胡耀邦總書記10月8日收到以吉林省委名義報送的一汽報告,當天就批示“請紫陽同志閱批”??偫?0月10日批示“宋平、呂東、周建南同志:請盡快會商批復”。

  10月10日,一汽報送“總體方案中的幾個問題的補充說明”。10月13日,周建南部長很快做出批示。

  10月20日,針對黃廠長在匯報中遇到的一些阻力,徐元存、黃兆鑾、謝云、韓玉麟又第二次聯名上書,反映情況,請求批示有關部門盡快落實北戴河會議決定給我廠的政策和權力。

  在此期間,徐書記借去北京開會,多次向各部委匯報,并去中南海請陳慕華盡快簽批一汽進出口公司成立之事。同時,他又發動各新聞單位和媒體,大量報道、反映北戴河會議之后一汽的變化。

  經多方呼吁,終于見到成果。

  1984年11月9日,國家外經貿部以[急件]復函給吉林省人民政府,“同意一汽擴大外貿權并成立解放汽車進出口公司”。

  1984年11月19日,國家計委向一汽下發《關于同意一汽技術改造總體方案和在國家計劃中單獨立戶》等問題的批復。

  1985年7月22日,國務院以(85)國函字114號《關于第一汽車制造廠擴建和技術改造設計任務書的批復》下發一汽。

  至此,歷時一年多的爭取擴大企業自主權的努力終于有了結果。

京ICP備13016938號-1.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京)字17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
卖房子比上市公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