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錄

沒有賬號?去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去登錄
置頂
從業三十載 見證北汽風雨兼程路
中國汽車報網 ·  鄭煥明口述 張冬梅整理 ·  2019-07-22

  編前:從1962年跨進北汽大門,到1991年調任市政府官員,30年風雨兼程,鄭煥明從技術員、技術組長,一路做到總工程師、廠長,并于1987年就任北京汽車工業聯合公司總經理。1936年出生于山東省高唐縣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的鄭煥明,在因緣際會之下投身汽車業,親歷了中國第一輛輕型越野車BJ212的誕生,中國首個汽車合資企業——北京吉普汽車有限公司的成立,并在危急關頭擔起重任,二次創業,首倡“北汽精神”,使得分立后的北汽老廠煥發新活力。直到今天,鄭煥明仍因北京吉普有違合資初衷、放棄自主研發而深感遺憾,這位在數十年中國汽車工業風云變幻中勇立潮頭、砥礪前行的老汽車人,值得我們尊敬。

  ?見證中國第一輛輕型越野車誕生

  北汽在解放前及解放初期是汽車修理廠,后來幾經變遷,與河北石家莊的一些軍工企業合在一起,稱為“北京第一汽車附件廠”。1958年試制生產出第一輛小轎車——“井岡山”,就在現在的中央電視臺那里,同年改名為“北京汽車制造廠”。1958年6月20日,井岡山牌小轎車開進了中南海,受到毛澤東、劉少奇、朱德、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稱贊。朱老總高興地說:“總算坐上自己生產的汽車了?!?/p>

鄭煥明

  當時,我們這群窮學生對于汽車都非常向往,1962年我從山東機械工業學院畢業,進入北京汽車制造廠工作,正逢BJ212準備上馬,我參與了工裝、非標設計等。當時北汽沒有相關的工藝標準、工裝標準,我們向一汽同志學習,將一汽的標準加以修改,由此制定了北汽的工藝和工裝標準。

  前段時間我去寧波開會,看到有人稱“BJ212是中國第一輛越野車”。這種說法是不對的,應該加“輕型”二字,因為當時一汽已經有不少越野車。我當時去一汽做設計就是參考了他們的越野車。這些事一些后來人不清楚,容易弄錯。

  1964年,北汽人自行設計了BJ212輕型越野車,并于1966年定型投產,優先供給軍隊,兼顧民用。當時實行限購,要憑票證購買,但即使有證也未必買得到,因為車數量很少。1966年底,國家批準北汽年產東方紅轎車600輛的計劃,與BJ212并行生產。但在“文革”風暴中,小轎車被認為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工具,東方紅轎車被扼殺在搖籃之中,而BJ212越野車被重點開發。

  ?抱憾北京吉普放棄自主研發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之交,北京汽車制造廠與美國汽車公司談判合營吉普車。1984年1月,北京吉普汽車有限公司開業。當時成立合資公司,是為了開發BJ212的替代產品,也就是第二代輕型越野車BJ213,這個是寫在合同里的。不過,我方有關領導赴美時看上了切諾基這款車,提出直接以CKD方式引進,也就是從美國進口零部件,由合資公司進行組裝。

1988年9月,為擴大合資,鄭煥明在美國底特律考察北京吉普公司相關產品。

  對此我堅決反對,當時從法國巴黎一路吵到美國紐約,我始終不同意,最大的原因是引進切諾基,就相當于我方自動放棄了合資企業二代車的開發權,這是個大問題。其次,我不是說切諾基這款車不好,它當時在北美榮獲多項桂冠,車是好車,但就像城里的姑娘到鄉下未必適應。當時我國的汽油大部分是73號,而它使用的是90號汽油。

  直接引進切諾基自然比較方便,可以走捷徑,但這樣提議的人忘記了合資企業的目的,那就是要引進技術、利用外資,這是中央的精神,也是饒斌同志一再堅持的,他當時明確指出:“出二代車不能超過3年?!睆埮砀笔虚L也要求每一年都要有成果。引進切諾基相當于將部委的要求、市政府的要求全推翻了,自動放棄了合同,這是個戰略性的失誤。

  在組建合資企業的過程中,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有些失誤也是允許的,但回過頭來總結,我們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棄自我;對待外資企業,既不能自卑,也不要傲慢,應該像周總理所提的那樣,“不卑不亢”。

  當時雙方最終還是決定以CKD方式組裝切諾基。但這樣一來,我們生產1輛,就相當于美方出口1輛,零部件的利潤都留在美方,車在國內賣出后美方又能分得一部分利潤。美方千方百計要增加切諾基的產量,但我國缺乏外匯,合資公司也無法實現外匯平衡,無力支付貨款,而美方零部件已經裝箱滯港,不能發運。美方單獨召開新聞發布會,對中方施壓,最終形成了震驚中外的“吉普風波”。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外界輿論不會只針對一家企業,而是會說中國合資政策不行。

  中央領導對此非常重視,各有批示。由時任國家經委副主任朱镕基牽頭,找來北京市副市長張健民、中汽公司總經理陳祖濤,與美方進行談判。美方要求切諾基五年生產5萬輛,談判到最后雙方各有妥協,達成協議,降為1.5萬輛。風波才得以平息。

  實踐證明,組裝切諾基不但不能盈利,還要靠北汽老產品BJ212養活,也使得二代車“胎死腹中”,合資企業的自主開發化為泡影,這是一個戰略性的大錯誤,饒斌部長對此也提出批評。

  ?危急關頭下二次創業

  1984年1月,北京吉普成立后不久,北京汽車制造廠出現南北廠分立。南廠是合資企業北京吉普,得到國家大力支持,主要產品及廠房、設備和精干力量被其悉數帶走。一旦進入合資企業工資直接上漲25%,所以精干員工更愿意去合資企業。剩下的北廠,也就是老廠則要以原先20%左右的利潤來養活8000多名職工,還有一些退休職工,且僅剩一些生產附配件的設備,還要為合資企業提供后勤服務。

 

1986年7月,鄭煥明在北汽開建懷柔年產十萬輛汽車基地大會上講話。

  這是一場不對稱的“分家”,報告就是我寫的,之后一字未改,一次通過。有人問我是怎么寫的?秘訣在于那種情況下不能說泄氣的話,要鼓勁,要讓雙方都看到前景是美好的,“比翼雙飛”。

  分立后,老廠一片狼藉,書記、廠長連一間辦公室都沒有,只有一個小會議室,桌上放些文件,很艱難。我擔任老廠廠長,改倉庫為車間,首先組建了汽車改裝車間,拿一部分BJ212做改裝,也就是為其加個大棚。改裝車的利潤還是比較高的,當年改裝汽車萬余輛,創造了很好的經濟效益。

  北汽要往何處去?還是得造車。我們將一個舊倉庫臨時改造成總裝車間,建成了簡易的汽車總裝線,由此開始了北汽二次創業。就在南北廠分立后的第47天,BJ121輕型貨車從總裝線上開下來,一炮打響,解了燃眉之急。新車源源不斷地從流水線上開下來,全廠職工一片歡騰。BJ121成為市場的搶手貨,我們首先拿出30輛支援昌平郊區,整個車隊逶迤幾公里,彩旗招展,航拍長龍陣,起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果,振奮人心。

1986初,鄭煥明和廠黨委書記續伯聰(左)、廠工會主席崔太林(右)與職工一同慶祝北汽二次創業初戰告捷。

  自分立到1987年,我們用3年時間,使得年產量達到1.8萬輛,而1984年合資企業開業前,北京汽車制造廠的年產量也只有1.8萬輛。相當于分立后的北汽用3年時間,達到了過去20年形成的生產規模。

  二次創業時,我們提出一個戰略口號,叫“依托三環,外引內聯,高起點、大批量、高效率地建設輕型汽車基地”,并確立了“十萬輛、三步走”的戰略目標,在懷柔建設汽車城,同時把老廠區建成決策指揮中心、信息網絡中心、產品開發中心、生產調度中心和模具制造中心。

  二次創業的“北汽精神”是我提出的,8個字“創新、為公、求實、奮進”。這種精神在北汽二次創業的過程中成為重要的精神支柱,產生了強大的凝聚力。

  1987年我接到通知,調到北京汽車工業聯合公司。這家公司最早成立于1973年,當時稱為“北京市汽車工業公司”,下轄北汽、北內、北齒、二里溝汽車制造廠等10家企業,并對市區縣屬80家汽車配套工廠實行產供銷歸口管理。1980年更名為“北京汽車工業總公司”,之后進行體制改革,1987年改稱為“北京汽車工業聯合公司”,并組建新的領導班子,我任總經理。

  1991年我調到北京市政府工作,任經濟技術協作辦公室主任,從此離開了為之奮斗30個春秋的汽車戰線。

    編輯:萬瑩

京ICP備13016938號-1.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京)字17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
卖房子比上市公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