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錄

沒有賬號?去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去登錄
置頂
我與共和國共成長||莊嘉霜:我愿做汽車上的一顆螺絲釘
中國汽車報網 ·  吳戈 ·  2019-07-25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之年。70年來,新中國從一窮二白到經濟全面發展、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汽車業也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巨變,經過幾代汽車人披荊斬棘、不懈努力,我國汽車工業已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中國也一躍成為全世界第一汽車制造大國。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中國汽車業、中國汽車人以一系列豐碩成果,獻禮祖國70歲生日。憶往昔崢嶸歲月,看未來再續輝煌。從本期開始,本報推出“我與共和國共成長”欄目,由老一輩汽車人講述自己的汽車故事,記錄下那些有溫度的瞬間。

  與莊嘉霜老先生結識的過程頗為偶然,記者職業生涯中的第一封讀者來信便來自于他。在后來的采訪過程中,當記者無意中提及解放CA10載重汽車,莊嘉霜老先生立刻來了興致?!癈A10載重汽車,使用直列六缸發動機,排氣量5.55升,缸徑101.6毫米,活塞行程114.3毫米,氣門與氣門頂柱間隙0.20~0.25毫米?!鼻f老先生對解放卡車如數家珍,對我國制造的第一款汽車的熱愛之情溢于言表。

  莊嘉霜,1935年生于廈門,生父曾是客車駕駛員,養父則是廈門第一批汽車維修行業從業者。年幼時,莊嘉霜做機修學徒,新中國成立后在福建省運輸公司從事車輛維修,后供職于福建汽車制造廠,任技術科長。退休后又在兒子的汽車維修公司擔任技術顧問,繼續培養汽修行業人才。

  ?經歷“萬國造”結緣汽車業

  以前廈門是個四面環海的島嶼,公路不多,汽車稀少。我生父受聘于戰時國民政府公路總局泉州汽車管理處,是一名客車駕駛員。1938年,他駕車前往安溪,途經龍門嶺時遇搶劫,遭土匪槍殺。家中的頂梁柱倒了,一家五口生活困苦,后經母親同意,我被過繼給生父同鄉好友莊邦漢撫養。

  年幼時,我學習不好,頑劣成性。14歲時,養父母便將我送到永安一位電工師傅處,讓我拜師學藝。師父偶爾教我一些電工技術,如拆解電池、發電機、起動機等,但大多數時間我卻更像傭人。學徒工的經歷雖有很多磨難,卻為我今后從事汽車修理行業打下了基礎。

 

  

  1950年,我回到養父開辦的修理廠,開始汽修生涯。兩年后,經親戚介紹,我進入福建省運輸公司南平中心保養廠參加工作,穿上列寧裝,學習文化知識。當時,福建省運輸公司的車輛絕大部分是戰時軍用車輛,在上海進行整備維修后,承擔運輸任務。每天我見到和維修的車輛絕不會重樣兒:萬國M5H6、道奇T110、道奇T234、斯圖貝克US6以及各式吉普車。當時的道路條件差,這些擁有絞盤,具備四驅、全驅功能的軍用車輛,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發揮了重要作用。

  那時的汽車維修是真正實打實的修理。當時絕緣漆包線尚未普及,我記不清自己究竟纏過多少紗包線,半軸、鋼板斷裂后再焊接,發動機大、小瓦(曲軸瓦、連桿軸瓦)通過澆筑制作。日子雖苦,但也磨煉出了技術。我們曾維修過一輛日本昭和17年(1942年)生產的豐田卡車,發動機僅采用甩濺式潤滑,載重行經山路時?!盁⊥摺?,那時我18歲,做了件與年齡十分不相稱的事,壯著膽子在曲軸上鉆孔,將發動機潤滑改為壓力循環與甩濺潤滑相結合,效果很好。

  在南平中心保養廠工作的5年,是我政治覺悟和技術水平進步很快的階段,入團、加入黨組織,又當上了機務組長。1957年4月,我調至建陽保修廠擔任保修車間主任,當時該廠的維修水平已具有專業規模,以凌百忠、陳寶元為代表的領導管理有方,加之技術革新,配備大量專用汽修設備,有效提升了工作效率,并推行汽車大修“總成互換”,二級、三級保養“專業分工,交叉平衡”的生產模式。

  新中國的成立,新生活的開始,工人們鼓足干勁。當時,為最大限度地提升運輸能力,載貨車全部帶掛車運行,白天跑車,夜間進行維修養護,在這種使用強度下,車輛完好率達98%以上。我們還實現了“大修不過日,二保不過時”,成為全國先進事跡,得到了當時交通部公路總局科研院的重視與推廣。在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里,我致力于技術革新,開發大量專用機具,1959年還光榮地出席了全國群英會。

  ?告別“萬國造”圓了造車夢

  1956年,國產第一代解放牌卡車下線,當時能開上共和國自己生產的汽車的駕駛員是光榮的,而能夠修理解放牌卡車的技工也非常興奮。解放卡車的成功下線,鼓舞了當時全國各省的技術工人,各地也紛紛要求上馬汽車項目。1964年,我迎來了職業生涯一個極具意義的轉折點,經組織決定,我被調往永安汽車修造廠(后稱“福建汽車制造廠”)工作。對我來說,那是從汽車維修領域進入汽車制造領域的重大轉折。

  那時的我既沒文憑,也不識圖紙,更不懂工藝,到了制造廠簡直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看什么都新鮮。一切都要從頭學起,我在汽車制造企業一干就是16年。我所在的永安汽車修造廠,原是軍工646廠,從事裝甲車維修,隨著眾多技術工人及加工設備的劃撥,我們有了捷克產的大型龍門銑床、匈牙利產的大型搖臂鉆床等設備,技術工人與裝備的加入對企業來說如虎添翼。全國各地造車聲勢一片紅,福建豈能落后?當時福建省決定造躍進車型。1969年便將福建牌FJ130試制成功,當年生產303輛,第二年生產700輛,烏龍江大橋通車典禮時,有40輛福建牌汽車參與其中。

  不過,回想起當時福建省汽車工業的起步階段,還是有些驚心動魄。福建能圓汽車夢,是全體福建汽車人通力協作的成果。當時福州修造廠負責生產發動機總成,電器件在泉州生產,轉向機在南平生產,工字梁及轉向節等重要鍛造件的生產任務由三明鋼鐵廠承擔,最終車輛在永安完成總裝調試。為什么說造車夢有些驚心動魄?因為雖然當時我們有造車的熱情,但很多工藝是不合理的,例如工字梁、轉向節未經熱處理便加工成型,以今天的標準,這些產品100%要召回。

  雖然產品質量并不完美,但福建汽車人在當時仍做出了很多有價值的嘗試。1971年,福建省交通廳工業技術處高信燦帶隊參觀南汽及揚州齒輪箱廠,回來后決定成立設計小組,改進福建FJ130的駕駛室設計。我力主搞平頭設計,理由是投資小、模具少且見效快,這一方案被福建省交通廳采納。我們于1976年完成了兩輛平頭樣車的試制工作,此外還進行了諸多車輛改進、改型設計。

  我一直對真空助力制動情有獨鐘,這是因為曾經維修的軍用車輛大多采用這一設計,深知其在車輛行駛中可有效提升操作便利性和安全性。出于擔任技術科長的責任心,我組織了真空助力制動系統的設計與制造,由福州一家社辦企業完成試制,當時的大廠是不屑于做這種“小事”的。等到總裝時卻發生了一個“插曲”,一位車間主任拒絕安裝,并說2.5噸載貨車無需真空助力器。我頂著壓力向交通廳工業技術處力薦配裝真空助力器的重要性,并表示愿意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只求裝車,不求有功。最終,我“勝訴”了,此后福建牌載貨汽車全部配裝真空助力裝置。

  在汽車制造一線工作的16年里,我目睹了福建汽車工業從無到有,由制造零部件發展到生產整車的過程,其中雖有波折,但結果令人欣慰。如今福建的汽車工業,不僅有乘用車,更有卡車、客車。福建人的造車夢,圓了。

  ?發揮余熱培養新一代汽修人

  在我的家庭中,三代人從事汽修行業,我的父輩是廈門最早一批從事汽車修理的,如今我兒子也從事這一行。我有幸從事汽車修理與制造一個甲子,親眼目睹、經歷了福建省汽車業艱難困苦的過去與改革開放的今天,見證了我國汽車從落后到先進,從簡單到復雜的過程。年幼時,我追著汽車跑,喜歡聞汽車的尾氣,覺得那味道很香;退休后依舊難掩自己對汽車的熱愛,在兒子的汽車維修公司做技術顧問。

  汽修行業講求悟性,更講究“傳、幫、帶”的師徒模式,所以我趁著自己還有余力,將多年的維修經驗寫成文字,編寫了《汽修內經一百例》等資料,供新一代汽修技師們參考。汽車的技術更迭令我著迷,對它的喜愛早已融入我的血液之中。

熱門推薦
京ICP備13016938號-1.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京)字17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
卖房子比上市公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