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錄

沒有賬號?去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去登錄
置頂
我與共和國共成長||陳光祖:化不開的汽車情結
中國汽車報網 ·  陳光祖 趙建國 ·  2019-07-31

  編前:從一汽創建時期的大學生青年突擊隊隊長,到我國汽車業界的資深專家,陳光祖將畢生精力傾注于所鐘情的汽車事業。他先后擔任過中國汽車零部件工業公司副總經理、中汽工程咨詢公司總經理、美國華鼎汽車技術貿易公司總裁、中國汽車工業咨詢發展公司總經理、中國汽車工業咨詢委員會秘書長等。他在我國汽車行業工作已有60多年,是中國汽車產業發展的親歷者和見證者之一。他用滿腔熱情和奉獻精神,寫就了一代汽車人的不凡篇章。

  ? 投身一汽建設的難忘記憶

  如果說,一生只能干一件事,那我選擇的是汽車。與汽車結緣一輩子,這是命運和興趣決定的。

  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最難忘的是一汽。至今每次到一汽,我總喜歡到共青團花園,看看當年我在那里栽的很多樹,現在雙手都抱不過來了。為此,我寫了一首詩《新浪淘沙》,算是對自己從事汽車事業的真情表達,更寄望于我國汽車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迎接新中國70周年華誕。

  我參與汽車事業的歷程,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進入汽車行業,在長春從一汽建廠到初期投產時期(1954年~1960年)的七年。

  當時,一汽從土建到設備安裝調試,都要員工自己做。大學生一般多分配到各處室,但我想去一線,于是當上了工人,同時兼任車間團支部書記和突擊隊長。那時年輕人多,工作很繁忙。

  那個年代我們的生活條件很差,天冷的時候有零下30℃,沒有取暖設備。我們每人有“三大件”,即狗皮帽子、狗皮大衣、狗皮皮鞋。我們睡覺當團長(擠在一起取暖),吃飯當排長(人多排隊),工作當營長(想干得更好些),學習當連長(聯系實際,特別是學習俄文)??梢哉f是工作在前,休息在后。

  1958年,我們組織了突擊隊抓“東風”和“紅旗”轎車的試制,車間有上海來的8級焊工,承擔最難的自動變速器變扭器焊接件。多年后,我在美國通用公司看到了和我們當時生產的幾乎一樣的自動變速器,但人家是自動焊,自動化生產水平高。

  在一汽的七年,我積累了不少汽車生產經驗和管理經驗,為以后工作打下了一定基礎。同時,一汽總廠也給了我很多榮譽,我被評為優秀青年突擊隊隊長、優秀團支部書記、先進工作者等,還授予我“一汽功臣”榮譽稱號。

  ? 從事行業管理工作

  第二階段是從事汽車行業管理工作(1961年~1999年)的38年。

  1960年,一汽老廠長饒斌調任機械工業部副部長兼汽車工業局局長,我有幸被選調到汽車工業局工作。這期間,我先后在機械工業部汽車工業局、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中汽零部件公司、中國汽車工業咨詢發展總公司等單位工作,都屬于汽車產業的業務范疇。

  那時,國內汽車產業整體還處于起步階段,與國外差距很大,尤其是汽車零部件的生產條件相當差,北京叫“胡同工廠”,上海叫“弄堂工廠”,都是手工操作。我們前期重點抓“解放”汽車;后來抓“躍進”汽車,就是南京汽車廠2.5噸載重車的生產,還有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的北京212吉普車。

  上世紀60年代末,我帶5人到青島進行行業評選,要評先進企業?;貋砗?,我建議,人工評估評先進不是好辦法,應該建立汽車零部件行業專業的研究所和實驗室,用專業數據作為評選標準。為此,部領導在黨組會上表揚了我。

  1978年剛剛改革開放,饒斌、胡亮(原第一機械工業部汽車工業管理局副局長、總工程師)等老同志和國外汽車公司談合作合資,叫我參加旁聽,并派我帶隊到日本去調研。20世紀80年代初,我寫了《國外汽車零部件國產化的通常做法》這一報告,饒斌看后很高興,先在內部刊物登載,后又向當時抓國產化工作的國家經委推薦,國家經委專門刊登了這篇文章。

  1984年秋天,饒斌在上海召開“全國汽車零部件新產品發展會議”,這是我國抓汽車零部件國產化工作的一次重大歷史性會議,饒斌在會上作了近3個小時的動員報告。從此以后,以上海為重點,我國積極開展汽車零部件國產化工作。朱镕基到上海當市長后,上海的汽車零部件國產化工作達到高潮。這為我國從卡車時代向轎車時代轉化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為我國汽車產業擴大開放、開展合資工作提供了便利條件。

  那時,我的重點是為上海、北京、湖北地區的合資企業國產化工作服務,基本常駐在這些地方,與當地領導一起抓國產化工作,同時也抓汽車零部件企業與國外合資和技術引進工作。經過大家共同努力,我國零部件工業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饒斌作為國家部委高層領導,一直重視汽車零部件國產化工作,直到退休還在關心這項工作。在紀念饒斌同志誕辰100周年時,上海汽車行業的領導們專門提到:“饒斌為中國汽車工業鞠躬盡瘁,最終倒在了為桑塔納轎車配套零部件國產化奔波的征途中……”這與當時部分“重主機、輕零部件”的思路形成了鮮明對比。

  ? 走上汽車咨詢工作崗位

  20世紀80年代末,國內建設汽車合資企業進入高潮,在當時國家計劃委員會(現國家發展改革委前身)和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的關懷下,成立中國汽車工業工程咨詢公司(以下簡稱“中汽咨詢公司”),以便為企業引進技術和合資提供項目可行性報告的編制、評估、定性服務。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和機械工業部黨組經過反復挑選,推舉我擔任中汽咨詢公司總經理,負責籌建公司。這是在1988年底,當時汽車界老同志、老資格的人物很多,我不算是老資格,但卻被推上去了,這很難得。

  于是,我參與負責上汽、一汽、二汽、東南等企業的大型合資項目可行性評估和定案工作。我到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的國際工程咨詢訓練班參加學習,并參與其專家委員會工作。這對我是一次新的歷練,我幾乎是從頭開始學習,一步一步向前推進,盡可能把一些重大合資項目的評估工作做好。這些重大項目,往往一個項目就需要五到六年,經過反復談判、交流,最后才能定案。對其中每一個項目的評估報告,可能要花費半年到一年時間,對重大問題進行反復研討,才能作出定案,并向國務院常務會議報告。

  當時,朱镕基總理對引進項目的審定十分嚴格,如果做不好,部長都可能挨批評,這是對我的重大考驗。但正是因為要求如此嚴格,我對汽車產業發展的本質認識有了迅速提高。我感受最深的是,對重大合資項目不能講假話,重大問題不能馬虎應付。好在我們的班子都是一些年紀大的老同志、汽車專家,工作中相互關照、幫助,相互學習,工作上沒有出大問題,領導比較放心,大家都比較滿意。

  那時主抓我們工作的,是機械工業部副部長呂福源,他工作十分嚴謹、從不松懈。他安排我在美國底特律成立“美國華鼎汽車技術貿易公司”,由他任董事長,我當總裁,這樣可以更好地在歐美跨國車企間活動,比較深入地了解國際汽車企業的動態和發展方法,為開展項目工程咨詢提供較好的參考。

  就這樣,我在汽車咨詢領域奔波近十年。年紀大了,我問呂福源副部長:“是不是可以讓我退休?”他說等找到人就讓我退,于是一直拖到1998年。當時國家撤銷部分部委,機械工業部也在其中,我就從公司退休了。呂福源對我說:“你的身體還可以,我們都離崗了,但還是要關心汽車產業的發展?!庇谑?,他讓我到中國汽車工業咨詢委員會任秘書長,說這樣我們還可以有時間、有機會進行汽車行業的工作交流。于是在1998年,我退休后就到中國汽車工業咨詢委員會工作。

  ? 為汽車產業發展建言獻策

  我工作的第三階段,主要是退休后為汽車產業發展建言獻策(1998年至今)。

  時間過得很快,我退休至今,已有20個年頭了。在自身有條件和感興趣的情況下,我繼續為汽車產業發展做些力所能及的服務性工作,如參加汽車論壇、報告會、訪談和寫些文章,但重點放在建設汽車創新工程、加強發展汽車零部件核心科技和汽車產業結構改革上。

  我經常寫文章,表達對我國汽車產業改革開放、高質量發展寄予的希望,所以有人稱我是“汽車老頑童”。從2010年開始,我用兩年多時間跑了140多家汽車零部件和整車企業,目的是更好地助力自主汽車零部件企業和核心技術的發展。這項工作很累,訪問企業要做到“三看”,即看領導、看現場、看研發。有的企業董事長出國了,等他回來后我們要再去跑一次。陪同記者告訴我,據不完全統計,乘飛機就有約300次。終于在2013年,在紀念中國汽車工業誕生60周年之際,我和慧聰網合作完成了《百奇——在中國的汽車零部件企業》一書。這本書有70多萬字,是關于我國汽車零部件行業的專著,由中國機械工業出版社在2014年3月出版,書名由原機械工業部部長何光遠題寫。原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張小虞、原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副總經理胡信民、原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副董事長張興業、國家發改委產業協調司機械裝備處原處長李鋼、中國內燃機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邢敏等老同志都為該書題詞。能得到這么多人的支持很不容易,這是為中國汽車產業發展發出的一聲吶喊。

  在中汽聯,我一直以高級顧問的名義參與一些活動。這些年來,我也盡力參與汽車售后服務業的一些活動,努力為改進汽車售后服務工業發揮一些推動作用。

  這些,就是我這個老汽車人的汽車強國夢。應當說,也是汽車老同志追求的一種美好夢境。

  編輯:李卿

京ICP備13016938號-1.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京)字17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
卖房子比上市公司赚钱